咸鱼阿晟

漫威/dc/ow/火影/ac,叫我阿晟就行。

低产杂食的老咸鱼,专业冷cp无所畏惧。

「铁鹰」Back In Black(回到黑暗)



# 「铁鹰」Back In Black(回到黑暗)
*给莹渊女神的生贺,祝女神天天开心学业顺利!!女神天下第一!
(日常痴汉滤镜)
*写的时候非常放飞,依然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讲明白这个故事,ooc注意。

————

标题:Back In Black(回到黑暗)
原作: Ironman 1,2,3/The Avengers 1,2
作者:咸鱼阿晟
分级:PG—13
警告:be预警。be预警。be预警。
*主要角色死亡
*主要角色死亡
*主要角色死亡
配对:Tony Stark / Clint Barton(铁鹰)
注释:

想写一个极端的Tony,ooc是必然的

梗来自自己做过的一个梦,如有雷同,就是巧合

……这似乎告诉了我们没梗就去睡觉好了(被揍飞_(:3」∠❀)_

————————————



「9:00 a.m.」

Tony从床上醒来,他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按照习惯摸了摸身侧,只摸到了一团皱巴巴的被子,而不是他预想中的人。我们的天才挫败地抓了把头发,含糊抱怨着Clint那要命的早起习惯,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慢腾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在Jarvis的天气预报和每日新闻的播报声中洗漱完毕。


在Tony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时,他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那个刚刚还是他抱怨对象的家伙现在俨然一副认真模样,正把门敲得嘣嘣响。Clint先抬手敲了较长的两下,接着是短促的一下,停了三秒后又是较长的两下*,完全不顾自己本身就拥有这件房间的最高权限这个即成事实。


“嘿,Stark先生,您昨晚预定的床上早餐到了,请您快些开门——太阳都晒屁股了!”
门外的人高声喊到,继续孜孜不倦地敲着那块可怜的门板,Tony只得单手用毛巾草率擦了擦头发,快步走去给那麻烦家伙开门。以Clint刚刚那大嗓门,不用想等会儿他们回到公共区,准又能收获到Nat那利剑般的「秀死快」眼神和一只脸色微红的队长。


“好的甜心!我马上就来!”
Tony以同样的音量喊回去,把手里的毛巾随手丢在地上。
“嘿,J,给这位明明有权限却热衷于让人多跑几步路的Barton先生开个门。要是他只是糊弄我跑过来给他开门,而不是真的有床上早餐的话,我要给他脸上来一拳,记得帮我录下来。”


“噔噔,您的床上早餐,Stark先生”,
门外的Clint眨了眨眼睛,一闪身便绕过了Tony挤进屋里来。他手里真的端了个托盘,还一本正经地盖上了闪亮的半圆形餐盘盖,臂弯搭着白色的餐巾布,一副标准的侍者模样。唯一与Clint构建的场景不大吻合的大概就是他身上套着件Tony的T恤。
“顺便一提,Tony,你刚刚说的话我可是听见了。要是个姑娘特地给你倒腾了个早餐想给你个惊喜,然后听见你这么说,我觉得她给你一巴掌都算是轻的——但是吧,我一向宽宏大量和善友好,所以我只要我们「尊贵的Stark先生」今早应该享有的一半早餐作为补偿就好了。”


“嘿,嘿,打住,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只给我一半的话另一半怎么办?浪费粮食是不好的Clint,你想想那些还在饥饿中的孩子们,你忍心吗?你的良心呢?你不觉得你做出这种事,会让那些崇拜你的小孩子们大失所望吗?”
Tony一边说一边配以浮夸地捂胸口动作,完全没有身为钢铁侠关于形象的自觉,并且通过自己的卖力表演成功赢得了鹰眼的白眼。


而后Clint推了推Tony示意他进屋里去,扫开床头柜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好盘子,接着站在床边拍了拍床铺示意Tony躺下。


“另一半当然是我自己吃了,所以,影帝先生,别一副我罪孽深重十恶不赦的样子了,”
Clint站在床边双手抱胸,因某位看到他的动作后立马躺得端端正正,现在正用狗狗眼期待地盯着他的家伙,再次翻了个白眼,
“还有,你要是连一半的早餐都不愿意分给那个给你煮早餐,以至于自己都还没有吃的好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最后那俩嘴里斗个不停的烦人家伙在床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喂完了早餐,吃完后还很没品地把盘子刀叉全部丢在地上,顺便交换了个充满煎蛋和手工三明治味道的吻。


他们一块儿在床上无所事事了好一会,然后我们总是闲不下来的鹰眼先生一拍脑袋,像是突然想起些什么,翻身从床头柜里那堆乱七八糟的保险套盒子中摸了半天摸出张碟片,对躺在他身边的钢铁侠挥了挥。
“噢,这个,我一直想看来着,变形金刚,你有什么意见吗Tony?”


“当然没有,甜心。”


在这两位超级英雄窝在床上,一边吃薯片一边看那些汽车人满世界打来打去的途中,Tony很不幸的没有抵御住睡梦的诱惑,在电影结束前一头睡倒过去。


—————


「12:00 a.m.」

Tony在一片漆黑中醒来,不出意料身侧依然空荡。他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慢腾腾地坐起来,吩咐Jarvis把灯打开,感觉脑壳昏沉得厉害,像是一袋浸满了水的棉花,又湿又沉。


他起先以为他醒来时屋内光线微弱是因为Jarvis把挡光板掩得太严实了,便叫Jarvis把挡光板打开,却发现屋外同样暗得吓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可能是天色本来就是这样一副黑漆漆的模样。


还没等Tony思考完「我为什么会一觉从上午睡到晚上」这种艰难的哲学问题,一道闪电横空劈过,接着是炸响的雷声,让我们陷入沉思的Stark先生恍然醒悟——他只不过是正巧在一场能够让天地为之色变的暴风雨中醒过来。


Tony用脚拨了拨乱成一团的被子,坐在床上发上了好一会儿呆,总算是勉强聚拢起因为睡眠不知飞到哪儿去的神志。他从空中草草拉下一块虚拟屏幕想看看时间,却意外地发现屏幕原本蓝色的背景被人改成了紫色,光标还换成了箭头的形状。


Tony瞅着那个忽闪的银色箭头,几乎能想象得出Clint跟Jarvis偷偷串通好更改他的设定时上扬的嘴角。


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支起一条腿,以膝盖为支点托着腮,伸手在屏幕上随意地划拉。他先是打开邮箱草率浏览了一遍Pepper和Rhodey给他发的邮件,接着胡乱查看了一下钢铁侠盔甲的近况,甚至还点开Stark国际的报表看了看。(史诗级的进步,虽然他没过上一分钟就关掉了)


最终这位天才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Jarvis ,Clint在哪儿。


“Sir,Barton先生现在正在公共区的沙发上和Romanoff小姐待在一起,用大厦的网络浏览Facebook。请问您需要我给您调出监控视频吗?”


“这提议挺好的,我有点想我的小爱鸟了。”说着Tony靠着枕头往后挪了挪,试图找到个更舒服的「最佳观看角度」。


“如你所愿,Sir.”


Tony能从监控里看到,Clint正用一种非常夸张的姿势靠Natasha身旁,时不时因为视频里的画面笑得倒在女特工胸前(说真的,Tony非常欣赏Clint这种勇气和不要命的精神)。在这种时候Natasha就会给我们的超级英雄鹰眼一个杀人似的眼神,而Clint则会立刻吓得坐直去。


在Tony又一次睡着之前,他可没错过Natasha在Clint没有看向她时,冲对方露出的难得的温柔目光。


————


「3:00 p.m.」

Tony再次醒来的时候倒是阳光明媚,日光透过遮光板的间隙铺了满床,晒得Tony浑身暖洋洋的。他躺了半天才舍得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间看到房间里正对着床头的电视还没有关,只是给人贴心地调小了音量。


电视里的新闻正在对复仇者联盟抗击不知从哪个要命星球来的、粘液球似的外星人的情况进行现场转播。拿着话筒以一片乱糟糟的废墟为背景的主持人还特意提到:今天的复仇者联盟出动缺席了天空中那道一闪而过的金红色身影,不知这是否会让超级英雄们在抵御外星人入侵时更加吃力。


Tony起身喝了口水,叫Jarvis整理床铺的同时调高电视音量。他站在那儿端着杯子看了会儿新闻,但很快又觉得主持人的喋喋不休实在惹人生厌,并且摄像机的镜头也总是拍不到那个他渴望看到的,在高处翱翔的鹰的身影。


所以他随手把杯子放在桌上,关掉电视,呈大字倒回那张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连Jarvis刚刚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都懒得扯开,只觉得那新闻真是催眠得厉害。


即将睡着之前,Tony模模糊糊地想着,可能这次外星人入侵的等级实在太低,他的队友们觉得没必要把他叫起来吧。他们应该能处理好这一切……


————


「6:00 p.m.」

Tony又一次醒来时已是傍晚,天色昏沉如墨,看什么都像是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黑纱,阴沉亦不甚清晰,仿佛老旧黑白电视里满是雪花斑点沙沙作响的画面。


他从凌乱的被子堆里坐起来,因为空气几乎无时无刻飘浮着的细小灰尘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突然意识到有一点儿不对:他先前起来看电视的时候——那可是个棒极了的阳光明媚的下午——应该是叫Jarvis叠好了被子才对。只是Tony那刚刚睡醒还是一团浆糊的脑子暂时没办法处理这过大的信息量,所以并未深究。


随后他下意识地伸手往桌子上摸了摸,试图够到他印象中喝完水后放在那儿的水杯,却只摸到了一团空气。好吧,我们的钢铁侠迷迷糊糊地抱怨道,说不准是Clint帮他拿走了呢。他翻身下床打算去洗把脸清醒清醒,同时想着问问Jarvis他睡着时发生了什么。


但出乎Tony预料,他冲墙壁叫了声“Jarvis”后,回应他的只有令人难忘的寂静。仿佛大厦里从来没有过个叫Jarvis的人工智能,仿佛他之前经历的一切——阿富汗,复仇者联盟和钯中毒——都不过是他午觉时做的荒谬的梦。他不由得赤脚站在冷冰地板上,因难以置信发着愣。


Tony又试着呼叫了Jarvis几次,结果没有丝毫不同,便一挥手从空中拉下块虚拟屏幕,想检查一下他那宝贝人工智能的情况。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因此久违地如擂鼓般跳动,砰砰声几乎像是在胸膛炸响,血液沸腾着在血管里咆哮。
Tony实打实地醒了过来。


但当他的目光回到那块屏幕上时,我们的钢铁侠还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他看到的画面——那个让他记忆深刻的、给Clint改成紫色的、光标是银色箭头的屏幕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庸常的,与他拥有的所有虚拟屏幕别无二致的无聊玩意。


他感觉到了慌乱,还有一些难以言说的恐惧混杂其中。索性不顾脑壳中抗议似的阵痛,跌跌撞撞地冲出他自己房间,在没有一盏灯打开的复仇者大厦里开始寻找——他需要一个人,至少一个人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而他没有听到,当他冲出房门时,从远方传来了一声叹息,声音辽远而空泛,像是隔着层层水幕、历尽艰辛才到达水底。


——


Tony在健身房看到了正在练拳的Steve,对方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痴迷于拳头与沙袋碰撞的闷响和升腾的汗水,连灯都忘了打开。Steve在更换沙袋时转头瞥见了站在门外Tony,礼节性的点了点头,接着别过头去,只留给Tony一个模糊而冷峻的背影,而Tony回以一个虚弱的微笑。


他接着在实验室里找到了跟那些试管为伴的博士。Bruce连灯都没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佝偻的身影意外带着些许脆弱。Tony走进博士那件色调阴沉的实验室,也懒得开灯,径直绕过那些Bruce当成宝贝的瓶瓶罐罐,脱下外套轻手轻脚地给Bruce盖上。


他最后在公共区找到了蜷在沙发上的Natasha,并且从她口中得知了Thor回去阿斯加德处理事务,没那么快回中庭。他坐到Natasha的旁边,拍了拍红发女特工的肩膀,让对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Natasha因此愣了好一会儿,盯着他目光审慎,像是在确定他是不是一个从土里爬出来的鬼魂那样。末了才小心翼翼地靠在Tony肩上。


钢铁侠从未见过这样沉默的黑寡妇,磨去锋锐外壳掩藏在阴影里,像只精疲力尽的,独自舔伤口的狼。而后,他兀地想起了,他还没有找到Clint。


所以他开口道,“你知道Clint在哪吗?”


“Clint?”
Natasha看了Tony一眼,目光中混杂了太多厚重的东西,几乎让Tony无法看懂。她咬住了嘴唇,似乎费劲心力才将某些涌上胸膛的崩溃玩意狠命压下,停了停才接着开口。
“Clint已经是几簇被装在盒子中埋进土里的灰了,你为什么还要提呢?”


Tony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放开Natasha整个人僵在那儿的,像一块封冻的冰;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一路或跌跌撞撞,或崩溃咆哮着回到他自己房间,并且又一次错过了那声叹息。


他只能隐约记得,当他浑浑噩噩地跌回床上,卷进被子闭上眼后,自己半睡半醒间的小声嘟囔,
“如果我前面经历的一切不过是梦,那好歹是个挺不错的梦。”


——————


「9:00 p.m.」

Pepper在结束一天工作后照例开车前往马里布的豪宅。那儿虽然比起曾经她跟Tony在一起的时光来说算得上死寂,但依然有温暖的淡黄色灯光迎接她的归来——感谢Friday,她几乎跟Jarvis一样贴心。


Pepper放下包径直走下楼梯,只是在经过楼道里那只巨大的兔子时顿了顿,但旋即步履未变地继续向下走去,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脆响成了这栋习惯party和混乱的房子里唯一的声音。


她站在Tony翻修一新的工作室面前熟络地输入密码步入内里,扫视那些只有三种状态的花花绿绿仪表盘(分别是“我很好我棒极了”,“哦我大概有点儿不舒服,你可以让Friday找找原因”以及“如果指针到这儿我基本上没救了,好好活着Pepper”)同时接通Steve打来的电话。


“你好,Steve。是的,我很好,Tony也很好,各项指数稳定,情况暂时没有变化,和前面的12天没有任何区别。”


“好的,队长,我知道你担心Tony,也知道你对复仇者联盟的感情,但我对Tony的担心没有比你少上任何一点。所以你放心,我能把他照顾好,按照他认为的「好」的标准,而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那种所谓的他们认为的「好」的标准。我不需要神盾也不需要任何人来帮忙,谢谢。”


“我选择尊重Tony的选择,而我也希望你能尊重。Tony觉得他希望这样,沉浸在自己制造的,不断重复的虚假梦境里,就算每一轮的梦的结尾都会把他的伤口再次撕开,他也依然选择继续把这个梦做下去。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哪怕你觉得他不过是在逃避他的责任,哪怕你觉得他是个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懦夫或者别的什么破烂玩意,我依然愿意支持Tony,并且坚定不移地站在他那一边。”


“我不在乎你清不清楚Tony的感受或者你有没有相似的经历,Steve,你不明白。别人总觉得Tony拥有了一切,要什么有什么,但他真正在乎的、拼了性命也要保护的东西就那么几样,不见了他会用尽全力把它找回来,无论以何种不被世俗认同的方式。好了队长,如果现在你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得去进行例行检查了。Tony已经为这个世界付出得够多了,让他歇会儿吧。再见Steve。”


Pepper挂断了电话,叹了口气,转向工作室侧面那台超级计算机。在Pepper手边,有一个立式的柱状培养箱。货真价实的Anthony Edward Stark、我们伟大的钢铁侠正躺在那个灌满浅红色液体的箱子里,脑袋上插满了管子,半阖着眼,在梦中睡得香甜。


而另一边,与Pepper仅有几臂之隔的玻璃培养箱内里,Tony Stark从床上醒来,他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按照习惯摸了摸身侧,只摸到了一团皱巴巴的被子,而不是他预想中的人。天才挫败地抓了把头发,含糊抱怨着Clint那要命的早起习惯,一边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一边慢腾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在Jarvis的天气预报和每日新闻的播报声中洗漱完毕。


在Tony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时,他房间的门被敲响了。那个刚刚还是他抱怨对象的家伙现在俨然一副认真模样,正把门敲得嘣嘣响。Clint先抬手敲了较长的两下,接着是短促的一下,停了三秒后又是较长的两下*。


*Clint的敲门声是摩尔斯电码,转换过来是 「go」


——————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