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阿晟

漫威/dc/ow/火影/ac,叫我阿晟就行。

低产杂食的老咸鱼,专业冷cp无所畏惧。

「铁鹰叉互攻」Emphatic 01



标题:Emphatic
原作: The Avengers 1,2/Iron man 1,2,3/Captain America2,3
作者:咸鱼阿晟
分级:暂时pg,具体变动会在每章之前标明
警告:暂无,具体变动会在每章之前标明
配对:Block Rumlow/Clint Barton/Tony Stark(斜线无意义 )(斜线无意义 )(斜线无意义 )
注释:
*是的你没看错,是这三个人,让我打tag都不知道如何打。冷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噢管他那么多,我爽就好了(。
*之前的坑?不存在的——
*慢热,时间线乱七八糟,参杂自己许多莫名其妙的小想法之类,欢迎捉虫。
*如果你觉得开头眼熟,那是因为这玩意我一年前发过的一个坑,现在给改得面目全非。



01


“Barton特工,请你详细描述一遍Loki 控制你的时候对你做了什么和你的感受。 ”


“先生,这个问题你已经在前天晚上,昨天早上,昨天下午和今天早上问过了。”


睡眠的极度匮乏让Clint 的眼皮像铅锤一样重,他面前的影像入眼彷佛印在一块半死不活的老旧屏幕上。那些白皙光滑还微微反光的墙壁和那位身着西装眼神锋利的探员,都随着满是血丝的眼球的滚动而不住摇晃着,彷佛下一秒就会支离破碎。他垂着头,趁那位特工翻动卷宗和说话的间隙短暂闭上眼睛——上帝啊,他真的非常需要歇会。


“那么请你再重复一遍,Barton 特工。让他清醒一下。”


探员向一侧摆了摆手,一桶冰水便利索从他头顶浇下,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勉强睁开眼。


好吧,好吧,Clint 强撑着调动已经被折磨成一团浆糊的脑细胞搜索他自从踏进这审讯室开始已经说过无数遍的话,再次重复——不然他们绝对没可能放过他。


负责问话的特工已经换了好几批,而审讯却像是完全没有尽头,他只能费力保持吐字清晰,同时控制自己的精神高塔不崩溃——感谢神盾。剥夺睡眠一向是一种方便而不血腥,但非常凑效的审讯方法,很符合政府的一贯风格。


“Loki 当时拽住了我拿枪的那只手,盯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了句“You have heart”,然后用他的法杖在我胸口心脏位置点了一下。我感觉那几秒钟眼前闪过一片黑暗,再次清醒时灵魂就像给抽了出来,身体再不受我的控制。”


“你当时为什么没有阻止Loki 的行为?”


“因为我并不清楚他想要干什么,先生,他当时的行为并不是凭常理和经验就能揣测出来的。”


“那么请你详细描述一下“灵魂被抽出”时的情况。”


“我觉得“我”还在那具身体里,但我的身体却不再由我的控制,而是根据Loki 的意志而自发行动。”


——


“你在杀死其他特工时意识是清醒的吗?”


“我的意志是清醒的,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你最后是怎么摆脱控制的?”


“我在去往关押层的途中遇到了罗曼洛夫特工,在我们对打时她把我的脑袋往铁扶栏上大力撞的一下,我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后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那之后你干了什么?”


“我叫了一声娜塔莎,然后她狠狠地在我脸上来了一拳。”


……


Clint 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天时,某位身穿灰色西装的女士在结束她的问话后,终于合上卷宗,向他宣布这次审讯结束。他一被丢回自己的囚室就毫无形象地瘫倒在地,只觉得能合上眼真是上帝的恩赐。


天知道这审查还要持续多久,不过这是他应得的,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无论是不是因为宇宙魔方,或者Loki 之类的,他的确杀了人。


那些先前与他朝夕相处,互相守护对方后背的人,他们有的还有妻儿等待他们回家,有的还没来得及结婚,没来得及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出去喝一杯,就这样成了他的箭下亡魂,亦或是在爆炸的火光中化为一团焦黑。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用他的箭把那一个个计划好的或没计划好的未来都毁了个干净。


他再也没可能不情不愿地参加神盾特工们的私下聚会,然后在一通狂欢后把那些借口庆祝而喝得烂醉的家伙架起来依次安置好。也没可能在出完一个高危任务后给那些还活着的幸运家伙们一个用力拥抱。


Clint 呻吟了一声,猛地睁开眼又缓缓阖上,只觉得特工们临死前的最后一个眼神——那满溢着不敢置信和惊讶,交织着对生的渴望与对死的惊慌的眼神——扎得他脊背发凉,头脑胀痛。


————


而在另一边,俄罗斯远东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北部,朱格朱尔山脉西坡,Romlow和他带的小队盯上那座掩藏于茂盛落叶松和云杉中的守林人小屋已经很久。他抹着迷彩俯卧在制高点隐秘处的遮蔽毯下,怀中是待发的轻狙,如狼一般等待着。


直到天色渐沉,小屋里头才有了些许动静。几个鬓发半白,身着旧苏联军装的男人从中走出,举动如同士兵般训练有素。他们每人肩上都背着个磨损严重但干净的行军包,里头鼓鼓囊囊,站姿稍欠火候但精神抖擞。一个长官模样面容严肃的家伙正背着手站在队列前,看上去像是在分配任务或者做些准备前的交代工作。


“亏我还以为这个鬼地方除了熊什么都没有。”
Romlow透过狙击镜紧盯着木屋前那排目的不明的士兵在脑中核对情报描述的人数,同时自顾自地对着怀里的枪装模作样咒骂上一句。他冲那个和他一样在昨天聚会上赌输而摊上这要命活计的特战队队员做了个手势,示意对方准备干活儿,期间目光从未离开那个并不知道死神向他张开双翼的可怜人。此时山间寒风凛冽,刮到人脸上彷佛刀子。


瞄准,扣下扳机,经过消音处理后的子弹出膛发出的细微噪音淹没在崇山峻岭那呼啸的风声间,唯有那位面容严肃的指挥官瞬间僵硬的面容和眉间汩汩的血洞昭示了平静的破碎。再次瞄准目标,扣下扳机,聆听子弹出膛时枪管细微和颤动和隐晦破风声,Romlow几乎沉醉地重复这些动作,如同品啜鸠酒。


直到确认所有士兵都倒地断气不再动弹,他才从潜伏处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身上酸痛的骨头因长久保持一个姿势而被拉得喀嚓作响。他伸手捋了一把似乎也跟身体一样给冻得僵直的头发,随手把地上散落一地的装备塞进包里里,胡乱拖着往山下那座再无生气的守林人小屋里走去。


草草处理掉尸体,天上已经开始飘起小雪,长夜凉气隐约崭露头角。Rumlow咂了下舌,抬脚踹开了那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可怜木板,进屋时还被灌进来的凛冽空气冻的哆嗦了两下。他搓了搓手从腰侧摸到了挂着的小铁酒壶,仰起头猛灌了口这里宛如工业酒精一般让人难以忍受的劣质伏特加。冷冰酒液好似火舌舔过咽喉,一路莽撞前行,给冷冰躯体带来热气。


“那群小崽子们说的真对,这活简直不是人干的,你说是吧。”
他冲那个跟他后面进屋正跺着脚试图让自己暖和点的家伙晃了晃手里的酒壶,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屋里唯一一座沙发上,力道大的让残破布料包裹的黄色海绵块终于露出头来。然后从外衣内侧一个隐秘的内袋里头掏出个手机给Rollins发了条简讯,叫那些待在暖和屋子里逃避劳役的混蛋们麻溜地挪动屁股,把那些龟毛研究员带上山来——任务已经完成,非常完美的那种。


接着在他悠哉游哉地靠在这不知道放了多少年头的破沙发上,快要就着逐渐朦胧光线陷入梦乡的甜美黑暗之前,被随手丢在边上矮凳的手机亮了。Romlow输入密码后只看了那条红色打底紧急任务简讯一眼,就立马翻身站起身来,打通Rollins的传呼机,

“操,Rollins,我们的好日子快到头了,Pierce那老狐狸叫我们马上回去。”

————

“女士,请您听我说,您的伤口需要立马处理!”

“不了,医生,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但我现在真的只需要打一个电话,打完我马上走。”

“抱歉女士,我可以借给你手机,但作为一个医生我不能对你身上的伤口坐视不管,”
那个带着眼镜一头棕色卷发一身白大褂的小伙跟在Natasha身后随着她的步伐快步走进诊室内里。他一边挥舞着手臂试图让这个不要命的疯狂病人停下步伐,一边担忧地扫了眼Natasha捂着腰腹处的手,指缝间正汩汩冒出猩红液体。
“请你现在躺下来让我帮你处理伤口,不然我是不会借给你手机的。”


“医生,我非常感谢您的关心,但我
真的,非常,非常,需要「现在」打一个电话。”


“不不不,女士,请你听我说,别看我这个诊所虽然小了点但算安全,我也并没有什么敲诈你之类的打算,而且医者的道德不允许我……”


Natasha最后还是忍无可忍抬手给这位同情心泛滥又絮絮叨叨的医生颈侧来了一下,随着躯体倒地的沉闷“咚”声,诊室终于恢复到让人舒适的宁静。


她迅速向窗外和门口扫了两眼确认已经甩掉了追兵,接着锁上了诊室的门——的确如那位躺在地上的家伙所说,这儿还算安全。


她伸手从医生的白大褂口袋里摸出手机,几下解开锁屏密码,拨通一串号码,然后把手机夹到脸侧和肩膀间,同时大剌剌地脱下浸满血迹的外衣剥下丢到地板上,再小心地把患处周围里衣剪下,暴露出腰侧新鲜的弹孔。


“喂,Fury,我是Natasha,南美这边问题不大。但我在这儿听到一个有趣的消息,我想你大概会很感兴趣。”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正在往伤口上一圈圈缠上绷带,手边托盘上的工具沾满血迹。


“Romanoff特工,很高兴听到你的来电,请讲。”


“是这样的,我在这里听到一个传闻,说加利福尼亚有一个私人出资的地下研究所一直在研究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生化武器,空气传播,致死率吓人,甚至能短时间内把旧金山变成一座死城。是,我也觉得这很扯,但我在这里的几个可靠的线人却告诉我,近期有个神秘组织可能有意夺取了这个武器,而我怀疑这个组织就是九头蛇。”


“那么你怀疑的证据呢,特工,在我印象里你一般不会草率报告给我未经证实的事件,而且还是通过这种不很保险的方式。”


“这正是我接下来准备报告的。两天前神盾南美分部刚好准备对一个新发现的小型九头蛇基地进行围剿,我也参与其中。过程平淡无奇,我也按照惯例查阅了收缴的资料文书,却从中意外发现了其中涉及这个研究所的部分。他们看上去像是称这个生化武器为达摩克利斯之剑,并试图修复并利用它来作为与神盾谈判的依据和威胁,或者清洗敌对势力之类,具体相关的资料文件我等会儿会发给你——我知道作为个特工这么说有点不合适,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东西大有来头。”

“好的,非常感谢你提供的消息,Natasha,我会考虑的,照顾好自己,再见。”


“再见,头儿,我会的。”


确认了电话那头传来挂断的忙音,Natasha把手机随手丢进呈现淡红色、掺着酒精的水槽里,亮光屏幕挣扎般地闪了几下,最终放弃似的黑了下去。


她拿起剪刀将绷带末端利索剪断打好结,处理掉四周狼藉,再从床头柜上放着的女士皮包里拿出服装装备穿戴好——神盾最棒的间谍现下又整装待发了。


她抬手拢了把新戴上的假发再次确认自己一切妥当,在打开急诊室的门之前深吸口气,同时头脑里快速思索现在能把放在她贴身口袋的那个u盘里的文件安全发送到神盾总部的地方。说真的,如果加州真的有这么个要命玩意,还好巧不巧地落到了九头蛇手里,那她这段时间可有得忙了。



-TBC-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