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阿晟

漫威/dc/ow/火影/ac,叫我阿晟就成。

低产杂食的老咸鱼,专业冷cp无所畏惧。

「鹰铁」Fear




标题:Fear「Tony中心」

原作:   Ironman 1,2/The  Avengers 1

作者:陆翟晟

分级:成人级(NC-17) 

警告:   ——

配对:Tony Stark / Clint Barton /Tony Stark 

注释:Tony Stark 在纽约之战后留下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这让他的复仇者队友们无比困扰。


「1.1w字pwp 一发完,写个肉都那么絮絮叨叨我大概是没救了」


上帝说要有肉,于是就有了肉。
ooc是必然的,这只是因为作者想看这俩家伙滚床单,所以不要在意逻辑。


肉是鹰铁注意避雷。

肉是鹰铁注意避雷。

肉是鹰铁注意避雷。


虽然如此我还是打了铁鹰的tag。


肉不好吃都是我的锅。


如果你还好的话,let's go 。


——


     他拿唇碾灭了女人嘴里的烟,又拿烟屁股碾碎了天。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虫洞由一颗核弹终结,更显得胸膛某处的该死空洞愈加扎眼。


        Tony仰头又灌了口酒,随手把空掉的酒瓶丢在工作室地上,精致玻璃器皿落地发出难以忽视的清脆声响。他靠着最新完成的盔甲坐在地上,周围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空或没空的酒瓶,烟灰缸里烟头堆成山丘。


        Tony不知道他现在能做些什么,或者说该做些什么。

      他总不能大张旗鼓地给每个酒肉朋友发张请帖,上面写着些“今天天气真不错,我现在很恐慌,总觉得办个派对或许会有点帮助。”之类的鬼话,更别说如果他这么做了Pepper又会气成什么样。


      但他必须找点事做,最好能让他投入到忘记时间,脑子里什么都不剩。


      不然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控制不住那些脑子里乱窜的该死画面。仿佛他依然身处纽约上空那该死的虫洞之中,周围是四溢的跳跃黑暗,仿佛有生命的蛇一般冷冰,扭动着缠上他的身体。


        只有这时候他才能真切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仿佛他引以为傲的天才大脑、广阔人脉、旷世财力全是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看,他的骄傲和自负一文不值。


      他从来没有那么清醒地认识到是他需要他们——那些他爱的他在乎的人——他需要他们远胜过他们需要他。


      但现在他最需要的是忘却,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


         Tony围着条浴巾坐在复仇者大厦顶层的套房卧室那张豪华到近乎过分的大床上,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恍惚觉得他自己或许是疯了。


      因为他没有像往常那样随便约一个或几个身材高挑,干练性感的金发美女凑合过一晚上,享受那些骄傲美艳的女人雌伏于他身下。然后在次日带着宿醉后的头痛醒过来,把“隔夜的垃圾”丢给Pepper和JARVIS处理。


       而是在Clint 进入工作室试图把他从酒瓶堆里捞出来的时候猛地站起身来,拽着对方的领子把比他还要高上几公分的金发男人摁在墙上,旋即凶悍地吻上了那因缺水而有些泛白的唇瓣。

         

       ——


           Tony 的焦虑症越来越严重了,Clint 在被Tony 摁到墙上的时候这样想。拽着他领口的手因为主人混乱的精神状态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频率颤抖着,似乎下一秒就会脱力地垂下去。


          他抬眼对上了那双焦糖色的眼睛,里面属于那个亿万富翁的自信轻浮尽数褪去,只剩下无边的恐惧和慌乱,仿佛困在笼内的受伤野兽,又像是害怕噩梦的孩子。


        Clint发誓他真的只是出于队友关怀和在Nat 的叮嘱中下楼把那个呆在工作室一整天加一个上午的疯子拽出来吃点东西——Tony 要是饿死了他怎么跟神盾交代——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没有提虫洞,没有提奇瑞塔,也没有提纽约,哦该死的他们不本来就在纽约吗。


         他叹了口气,还没来的及想些类似“要是Pepper或Nat 在就好了,她们一定能搞定这要命的情况。”之类的话,带着浓厚酒气的,湿濡红润还泛着水光的,属于Tony Stark 的唇就这样在他猝不及防之下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堵了回去。


         ——

  

         Tony 的吻技要命的好,即使在他已经醉到或许连他正吻着的人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Clint 僵了一秒,思绪没跟理智搭上线,正在漫无目的乱飘——不然呢?毕竟那家伙可是全纽约最棒的花花公子。


     在短暂的惊诧和最初的疑惑后Clint还没来得及推开对方,Tony的舌头就叩开了他的牙关长驱直入,在嘴里强取豪夺般扫荡,肆无忌惮汲取着唾液。


      这并不是个绻缱的吻,Tony 像是要啃掉他唇瓣一般凶悍地噬咬,酒精的味道流转其间,还混杂着些许血的腥咸——或许是哪个倒霉蛋的嘴给牙齿磕破了吧,管他呢。


      舌头在口腔里搅弄缠绕,不时刮搔齿面轻扫过上颚,以一种让人唇齿发麻身体瘫软的力道,带着浓烈的色情意味,同时发出啧啧的羞耻水声。Clint 看到Tony 紧闭着眼,仿佛在确认什么一般投入。


       他盯着对方褐色睫毛投射在下眼睑的稀疏阴影,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晕,像是猛地灌了两瓶烈酒,脑子里各色霞光充斥,直烧得火从心头撩起,理智一角被无形的手攥住,扭曲发白。


       Tony的手同时还不安分地四处撩拨,一边自觉搂上Clint 脖颈,梳弄发尾直立的硬刺短发,另一边不甘落后地隔着衣物沿脊椎一路轻抚下去,宽阔又满是伤痕的手掌最终滑到弓箭手包裹在牛仔裤下的挺翘臀部。


      好吧,好吧,Clint 自暴自弃地自我安慰两句,最终还是没能推开那个醉鬼。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Tony 和Clint 会同时出现在复仇者大厦的顶层套房里,床头柜上放着JARVIS 贴心准备好的润滑剂和保险套。

    

         ———


Fear「Tony中心」 | Lyx ,https://zine.la/article/5adc9ae6449d11e6a51652540d79d783/









评论(3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