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阿晟

漫威/dc/ow/火影/ac,叫我阿晟就行。

低产杂食的老咸鱼,专业冷cp无所畏惧。

「铁鹰」East Of Eden 02





Tony第二次见到Clint是在许多年以后一间空无一人的甜甜圈店里。



准确来说并不是那么空荡,因为他对面还坐着个带眼罩的烦人家伙Nick Fury和Natasha——当时应该叫Natalia,以及他身上盔甲里的JARVIS,如果人工智能也算个人的话。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昨晚Tony刚刚结束了他那乱七八糟的生日派对,(要他给自己闹出的乱子打个分的话,那晚绝对能排上前三)刚刚他正穿着他的钢铁装甲侧躺在巨大甜甜圈广告牌上,故作悠闲地啃着甜甜圈。



他向上帝发誓他那时候只是想在个没人找到的地方安静吃点东西,不去想他乱成一团的公司,他那件“被”Rhodey抢走的钢铁铠甲,或者是他血液里流动的致命毒药。



加入什么名字奇长无比、boss长得让人耳目一新的组织整出的一个什么叫复仇者的超人男孩秘密乐队这样的事情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但伟大的钢铁侠先生,在经历那么多狗屎的一切后,还不得不坐在这儿,在这该死的鬼地方,面对刚刚被他发现是间谍而且他还开除不掉的前助理,和Fury进行些什么发自心灵的谈话。



但很显然,几番言语后,Fury并不想跟他面前这个状态糟糕,颓废至极的钢铁侠继续废话。他偏好行动,而且作为神盾的总管他总是很忙,于是Fury不耐烦地叫他最得力的特工给了他一针。



Tony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痛嚎了一声,那一句“上帝啊”还没骂完,就被人扭过下巴查看他脖颈上钯中毒的症状。



毫无征兆地,Tony一转头就对上了那双多年未见却依然在记忆里分外清晰的漂亮眼睛。他有些呆愣地盯着Clint平静甚至算得上冷淡的面容,在对方打量的目光里脑子一片空白。



等他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还没怎么经过脑子就已经把那些乱糟糟的话语蹦了出来,比如说——

“你们要拿我的肾脏去卖吗?”

“拜托,能别再做这些怪事了吗,消停五分钟。”

或者“他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Fury神色坦然地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个突出的鱼眼睛死死地盯着Tony,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铁人施加无形压力。Tony偏过头试图避开那道炽热的视线,却一转头正面对上坐在他边上正看着他的Clint的脸,只好又无奈的转回去,老老实实面对Fury。


要在平时,Tony对于Fury这样的拿腔拿调行径或许会完全不屑一顾,但现在他却无法让自己不被Fury嘴里吐出的语句吸引过去,那些词句中仿佛隐藏着他这段疯狂而压抑的时光间一直不曾看见的荧白亮光。



他面前这个带着眼罩身着黑风衣的家伙告诉Tony,二氧化锂能缓解他的钯中毒症状,他想Tony回去工作,以及Tony其实并没有试过所有元素——或许有那样的另外一个,还未被发现的元素,能够代替以他的性命作燃料的钯。


Tony伸手摸上脖颈,发现皮肤上的那些“字谜”当真因为那针二氧化锂消退了下去,好似从未出现。



他然后再次转过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边上那个面色如常,依然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完全没有认出他面前这个穿着钢铁盔甲的人是谁的家伙,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好吧,或许他Tony Stark这辈子也不一定就这样因为钯中毒草率的结束,但在他试图了解Clint身上的事儿之前,他不得不先去解决他自己的那些烂摊子和一堆破事。



---——



Tony第三次遇见Clint是在神盾局(说真的,这个名字可比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让人印象深刻多了)的天空航母上,他刚刚费劲力气才让停机的三号引擎重新运转起来,使这个歪歪斜斜的空中堡垒能继续稳妥地待在天上。


而Clint也终于在Natasha那手所谓“重新校准意识”的对脑袋的重击后,从Loki的控制里脱离出来。



要不是Tony已经完完整整地感受到了这个弓箭手的出场秀,他绝对不会相信,在航母上发生的这么一大堆乱子,竟然仅仅是由他面前的这个被恶作剧之神控制后叛变的特工,神盾靡下最精准的狙击手,代号鹰眼的Clinton Francis Barton一个人造成的。


Tony之前在无聊的时候也黑过神盾的数据库,纵使依然没找到Clint加入神盾前的详细经历,也算是把这家伙的过往底细摸了个明白。



但Tony还是因为Clint刚才造成的破坏的严重程度而大吃一惊——仅凭一人一弓和一只小队的掩护,就险些让神盾庞大坚实的空中堡垒从九千米高空坠落,还不算他们这些所谓的复仇者团队成员全都在堡垒里面呢,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几行个人数据和任务报告能够概括体现的。



Tony得承认,Barton是个绝对不可小觑的战力,在某些场合里,他或者Natasha的作用可能比他们这些「超级英雄」加起来还要大。就算他身上没有钢铁盔甲,没有流淌的血清,没有住着另一个疯狂的野兽,他也是一个棒呆了的天才,一个经过斯塔克认证的天才,现在重新回到他们这队的天才。



Tony一边捣鼓着他的盔甲好让他的宝贝儿们能够继续支持他的行动,一边忙里偷闲地瞟了两眼正把箭筒挂在肩上的弓箭手,他好像知道那结实臂膀和位置奇特的老茧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现在可容不Tony多想,他们现在得先去找Loki算算关于Coulson的帐。



---——



拯救世界的确有够刺激,Tony想,他跟他的莱格拉斯和超级男孩秘密乐队成员们都合作的挺愉快,只是大概谁都想不到,最后结束这一切的会是一枚装载核弹头的导弹。


Tony带着那枚核弹穿过了虫洞,把它送到了奇塔瑞大军的老巢里,又在最后瞬间从另一个宇宙的大门里堪堪回到战争后乱糟糟的纽约。他在那实际意义上并不算长的小段时间里看到了不少,失去了不少,也得到了不少。但现在,在一切总算短暂平静下来之后,他穿着能量耗尽的铠甲仰面躺在废墟里,能说的不过也只是几句关于休假和土耳其烤肉的俏皮话而已。



而后,在Tony的强烈要求外加胡搅蛮缠之下,他们这个临时拼凑起来的小队还是一块去那个他提到的店里吃了土耳其烤肉。


Tony靠在椅背上,面容呆滞地盯着天花板上某个不存在的一点,机械地重复着咀嚼和下咽的动作。在他对面,Clint正一只脚大大咧咧地搭在黑寡妇坐着的凳子上,低着头懒洋洋地把食物往嘴里送。



他们都疲倦极了,特别是队长正撑着脸,看上去马上要在这乱糟糟的烤肉店里闭上眼睡过去。但Tony在这一片诡异的,只有些许咀嚼食物的声音和店家打扫的背景音的寂静里,突然想起,Clint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认出他来,从在那个甜甜圈店里的见面算起。



于是Tony起身走到Clint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们出去谈谈。Clint在Tony的手接触到他的瞬间绷紧了身体,又在发现手的主人并无恶意以后缓慢放松下来。Clint向Tony歪了歪脑袋,露出了标准的疑惑表情,Tony则回以一个标准的,Stark式的,魅力十足的微笑。


Natasha在Tony站起身的刹那就开始盯着他了。红发女特工看向他眼神随着他跟Clint物理上的距离的缩短而愈发冰冷审慎,现在则是满溢着显而易见的警告和威胁。



Tony在心里为Clint竟然能让这个充满传奇色彩,连Loki都落到过她的圈套里的间谍这样在意和护短而吹了个口哨,坦坦荡荡地望了回去,然后无视桌子上其他人投过来的好奇目光,揽过Clint的肩把他拉到远离桌子的一个角落。



Tony看着弓箭手挑起的眉组织了一会儿语言,发现无论如何挑起话题都显得十分刻意,干脆破罐子破摔,双手抱胸径直问起Clint记不记得多年前某个塞满过量酒精和身体交缠的夜晚。


好极了,现在根据面部表情判断他的精灵王子大概是在回想那到底是什么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严重到需要把他单独叫到这个角落说话。



不一会儿,Clint像是在终于在他自己的记忆里头翻阅到了Tony提到的那么一段,瞬间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Tony悄悄为他那一如既往纯粹绚烂的眼睛在心里头加上十分,以调笑的心情尧有趣味地观察着弓箭手变换莫测的脸色。


“所以那天……我约的人是你?”Clint震惊了好半天才找回言语能力,有些不大确定地含糊开口。Tony注意到对方的脖子有些泛红,耳朵也像是烧了起来,显现出可爱的粉红色。



“是的。”他状似无辜地摊了摊手,棕色眼眸牢牢盯着Clint,观察弓箭手眉毛的细微震颤,无声赞叹。“顺便一提,半夜离开是我不大好,但我在走之前还给你留了张便条,希望你当时有尝尝那里的小甜饼。”


“噢“Clint伸手抹了把脸,看上去颇为尴尬和局促。这可以理解,Tony想,要我给Loki控制后帮着他搞了一路破坏,差点把神盾局的天空航母从天上弄了下来,还不算后面料理Loki捅的篓子,都闹到动用核弹的地步。最要命的是在一个好不容易得到的聚餐时间里,突然发现自个儿刚刚一块打外星人的队友竟然是多年前的老炮友什么的,想不心塞都难。



但可惜的是,无论是Tony Stark 还是钢铁侠,都不是个什么多么在乎他人感受,会小心翼翼呵护别人小心肝的物种,他更多时候的作用是考验身边人的心脏承受能力。(Pepper和Rhodey对此简直不能更加深有体会)



所以我们刚刚抱着枚核弹拯救了世界的钢铁侠,这个没脸没皮的混蛋家伙,依然保持着双手抱胸的姿势,面对低头盯着地板,拿鞋底来回碾着脚底下的建筑碎屑试图缓解尴尬的弓箭手,等着对方的下文。


“我想我大概是没看到那张便条,”Clint不好意思地抬头开口,脸色更红了几分。
但他很快补充道,“ 不过我尝了那儿的小甜饼,味道棒极了的确…这样说来,难怪之前在甜甜圈店里Fury局长让我给你打针的时候你看到我好像很震惊。”


“well,在那之前我可从没想过我什么时候还跟一个特工和狙击手上过床呢。现在一想当时我可给你身上那些痕迹吓坏了,关于这个你有什么故事可以跟我分享的吗,精灵弓箭手?”



看来他挑起了个最糟糕的话题。Clint的表情因为Tony的话语迅速冷了下去,像是被什么锋锐的东西刺伤了一样。颜色依然浅淡的唇抿成一条锋锐的直线,肌肉紧绷。



“我很抱歉,Tony,但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了,我们回去吧。”



该死的,果然不应该提这茬。Tony暗骂自己的不带转弯的脑袋和永远比脑子快上一大截的嘴,顶着Romanoff特工投向他的那种“你要是敢对Clint干什么我就敢把你皮都扒下一层”的目光,快步跟上弓箭手的步伐一起回到复仇者们所在的那张桌子那儿坐回去。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要Tony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心无旁骛地吃土耳其烤肉简直太难了。


他咬了口面饼嚼着,突然觉得来这家店吃点东西简直是个愚蠢到家的主意。


——tbc——



剧情好难写,剧情废半死不活倒地不起,orz,时间线感觉自己都搞不明白啥的,姑娘们请温柔点殴打我。
说起来这个文的名字就来自Zella Day的East Of Eden,听到瞬间就给这首歌戳中了来着。
剧情不如开车,不如开车。
我好饿,我好饿……自己的腿肉味道好奇怪啊啊啊啊!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