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阿晟

漫威/dc/ow/火影/ac,叫我阿晟就成。

低产杂食的老咸鱼,专业冷cp无所畏惧。

「铁鹰」East Of Eden 03

#







世界上能让斯塔克企业的首席执行官Pepper Potts小姐彻底动怒的事情真的很少,但很不幸,家产万贯的花花公子,钢铁侠,冒险家Tony Stark先生就是其中绝大部分情况的导火索。


就像现在,Pepper手里的文件还没来得及放下就蹬着高跟鞋风风火火冲进门,旋即下楼径直走向乱成一团、大门紧闭的工作室。尖利鞋跟敲击地面发出的声响清脆急促,彷佛隐忍着脱下高跟鞋砸到某人脸上的狠劲。


她早就把Tony的电话打爆了——说的好像这样有用一样——这个混蛋跟以往一样目中无人毫不理睬,完全不顾自己也不顾别人,一头扎进工作室就什么都不在乎。再加上他现在越加严重的焦虑和对装甲的痴狂,上帝啊,他和她的糟糕程度估计又一次创下新高。


Pepper一输入密码打开工作室的门,就被扑面而来的酒气撞了个满怀。面前是言语难以形容的一片狼藉,包括摇摇欲坠的装甲半成品,散落满地的空酒瓶和墙壁上交错着的焦黑烧痕。dummy可怜兮兮地瑟缩着待在角落,徒劳挥舞机械臂上夹着的脏兮兮的抹布。


而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没骨头一般躺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工具和瓶瓶罐罐之间半睡半醒,发现她闯入后才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冲暴怒的她扬了扬手上的酒瓶,嘴角扯起个笑。


她废了大把力气才在JARVIS的帮助下把半死不活的Tony从那堆鬼玩意里弄出来打理干净。而那没脸没皮的混蛋竟然在她气还没喘顺的时候抓住她的手臂,像个小孩撒娇一般瞪着湿润的狗狗眼跟她要求要吃甜甜圈。


Tony Stark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很显然我们的Pepper Potts小姐对此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这就造成了她现在虽然累得要死而且公司还有大把事情等待处理,却要把一大包洒满白色糖砂的甜甜圈放到那个正霸着最大的沙发,陷在枕头堆里的「天才」手边。


“别再这样了,Tony,我不能总是跑来照顾你。”她喝了口水,收拾好文件准备离开前又一次发出通碟,语气无奈。但Tony只是一边啃着甜甜圈,一边右手握拳搭在额角做出个歪斜的宣誓动作。


“我发誓,”他在Pepper转身离开后冲着她的背影含糊地说道,语气毫不诚恳。


————


Clint在这几个月以来——从他在纽约之战结束算起到被政府抓捕拘留之后——享受到的第一抹阳光是属于洛杉矶的。说真的,他以前可从来不知道政府拿着纳税人的钱原来已经富裕到了这种甚至可称得上是奢侈的地步。因为他被放下的地方,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马里布海滩附近。


被誉为鹰眼的男人在阳光下眯着眼盯着不远处山崖下波光粼粼的碧蓝海面,浪涛卷起白色泡沫一遍遍冲刷岸滩,突然感觉有些恍惚。他能闻到海水的咸味,听到风的呼啸,看见面前色彩斑斓又真实绚烂的一切,而这一切几乎美好得像个他不应该,或者说不值得拥有的梦。


Clint出神地走到崖壁边上,面对满目浩荡的湛蓝,毫不在意一屁股坐下,把一只脚曲起圈在怀里另一只脚垂在半空晃晃悠悠。他坐那儿,凝视海面,精神放空,想象他又回到了自己位置奇特的巢——那些同伴口中调侃的,满是“鹰羽毛”和他的小收藏的,能让他感到安全和放松的偏僻高悬的角落。


所以突然从他身边凭空响起电子合成音真的把我们精疲力竭的特工先生给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嘿!”
Clint猛地站起身,差点没稳住身体,晃了晃才最终站稳,松懈的神志在多年身处险境造就的肌肉记忆的催促下迅速紧绷起来。


他下意识地伸手往背后曾经背着箭筒的地方够,却只摸到一手海边特有的潮湿空气。
该死的。
我们的弓箭手在片刻愣震后心下暗骂,他应该意识到的:那个他熟悉的,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的金属器具现在已经不在他身边了,或许也那么点可能被扣在政府冷冰冰的仓库里永远不会回来。


Clint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胸膛里头沸腾的灰色情绪和其他嘶吼着扑向他的鬼玩意,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个配色尤其醒目的金红盔甲正从不远处走到他身边,因西海岸十分出名的灿烂阳光而闪闪发亮。


弓箭手面前的大铁家伙对他摆了摆手做出个放松的手势,刚刚把他吓了一大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莱格拉斯,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哦,好极了,Clint想,他大概知道这铁壳里头藏着的是哪个混蛋了。


“Stark。”
Clint开口,语气比他预料中的还要生硬刻意。瞧,他现在甚至连那些虚伪假装的善意谎言和习惯的俏皮玩笑都懒得说上几句。


他不知道这个阔佬铁皮人现在到底又在发什么疯,也许对方只是单纯地想看看神盾的叛徒——看他的笑话。但拜托,行行好,他现在可没什么功夫理这个——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复仇者」的兴趣爱好,他只想一个人待会儿。


Tony却没有管Clint的反应,自顾自地接着开口。
“嘿甜心,你怎么那么闲到马里布来了?Fury那压榨员工狂人终于舍得给你休个假了?我早就跟他说过应该提高员工待遇,人才可是需要保养的……还是又一个任务?秘书间谍啥的,我懂,机密,像什么恕我无法透露,说出一点内容我就得带着它进坟墓的那种——啊哦,“
他像是在自说自话的途中终于注意到Clint紧绷的神经和灰败脸色。
“你看起来有点不大好,鸟宝宝。”


“是啊,铁罐,我很高兴这个这么高的铁壳子没有阻挡你那大名鼎鼎的Stark式多管闲事的热情。有何贵干?你为什么也在这?”


“拜托,这边上就是我家。”盔甲伸手指了指边上一栋充满现代气息的豪宅,歪着脑袋摊了摊手以示无辜,
“还有别那么紧张,Clint,我没什么其他的企图,就是在JARVIS——我的人工智能管家——的提醒下注意到你在我家附近,然后本着队友间的友好合作精神那类玩意,特地出来看看你而已。有兴趣来我家坐坐吗,小鸟,我看你好像也不常来洛杉矶?”


“好,”鹰眼从鼻子里喷出声短促的笑,嘴角意思意思扬起个敷衍的弧度。反正他现在大概也无处可去,这个阔佬的家看起来像是个能够蹭吃蹭喝的好选择。
“如果你家里的酒精库存足够的话,我可得说我想死这些了。”


“当然,管够!”
语毕,盔甲便像纽约那次一样,揽过Clint腰际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在推动器的作用他们下没一会儿便飞到了那栋豪宅门口,盔甲落地站稳,然后示意Clint跟着他步入内里。


————


Clint跟着盔甲走到了Tony豪宅里那一间让每个参观者都叹为观止的藏酒室,对方做出个打响指的动作让JARVIS放了首AC/DC著名的硬摇滚,然后站在门边的酒柜旁拍拍Clint的肩膀示意他随便挑。


Clint走了两步,随手从边上的酒架里头拿了一瓶东西出来,也没看标签,就径直走回盔甲面前,伸手敲了敲盔甲的胸膛,在金属发出的沉闷声响里开口,
“嘿,铁皮人,你不打算把面甲摘下来和我一块喝上一杯吗?还是几个月没见,我们的Stark公子给什么奇异光线感化了,突然像换了个人一样性情大变,友好地邀请别人来家里坐坐然后待在壳子里滴酒不沾?”


“当然不是,宝贝,我可是如假包换的Tony Anthony Stark,如果你有耐心我还可以在前面加上大长串绝不重样的前缀。”
盔甲原本正很不「Stark」地站得四平八稳,背挺得笔直手放在大腿两侧一副正经模样,在说这句话的途中突然兀自开始转动脑袋环顾四周,冲某个完全没有特别之处的地方神经质地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往那个通向地下室的楼梯所在的地方走去。
“但我得说,如果你想跟我来个不醉不归的兄弟之夜的话,可能还得麻烦你挪挪你的屁股拿着酒下车库这儿来,哦,还有顺带忍受天才专有的特权——乱糟糟的工作室。”


“我的天,你怎么那么麻烦。”
Clint翻了个白眼,还是拿着酒跟着盔甲走下了楼梯。他一走进玻璃门后面突然被从一堆显示屏后面抬起头来的「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Tony Stark」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手上那些易碎的玻璃器皿给摔到地上。


“WHAT THE FUCK?”


Clint看了看他面前这个头上带着散发蓝光的传感器,一脸恶作剧得逞的得意表情的万恶天才,然后转过头去又看了看他身后站着的金红盔甲,感觉自己一向豪迈的心脏都有些不大好。
“我的天,Stark,这是什么新潮的有钱人娱乐吗?还是与世隔绝了短短几个月我就跟时代脱节被潮流甩远了?说真的,如果刚刚我打碎了这个我完全不想知道具体价格的玩意,我绝对不负责。”
说着Clint还威胁地晃了晃手里那瓶酒。


“哈哈哈,小鸟,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意思,”Tony从他那堆屏幕里站起身来,摘下传感器走到Clint身边,毫不在意的扫开了工作桌上一些盔甲半成品和装备零件,接过Clint手上的东西随手摆在上面。


Clint注意到这个方向,要从Tony那堆屏幕后面看的话,就是之前在藏酒室里盔甲环顾四周然后做出奇怪点头动作的地方。


弓箭手双手抱胸站在Tony身后,看他走到一排已经无法形容的,或许是货架的玩意里头一阵乱摸,终于摸出两个还算干净的印着钢铁侠头像的马克杯,然后开始手舞足蹈地指挥那动作笨拙的小机器人。


“dummy,你看这儿乱的!等会去收拾一下,我警告你,你要再把工具摆错,我就要把你的电路板拆出来浸酒里去。还有,别忘了给我们的贵客,神盾特工Clint Barton先生拿张凳子,他站在那儿多累不是……不不不,别动那些东西,那可是你的新弟弟的手臂!算了算了,等会我自己来,你一边呆着去吧——净给我添乱。”


说完Tony把他那张显示器前的凳子扯了过来一屁股坐下,把酒倒进那两个马克杯里,递给接过了dummy拿来的凳子也坐到工作台边上的Clint。


Tony把那杯着实有些滑稽的佳酿递给Clint,像是没有在意弓箭手因为他的话语微变的脸色,径直揽着他的肩膀跟对方手里拿着的杯子碰了一下。
“干杯,哥们,有酒无忧,别想太多,现在是「Stark的享乐时间」,我的收藏可多着呢……”


“干,Stark,你可真是一如既往的混蛋。”
Clint没有纠正Tony他现在已经不再是神盾特工,而是举了举杯,仰头把满盛的烈酒一饮而尽,感觉久违的灼烧感从喉咙一路烧到胃底。他扬了扬嘴角,把杯子往Tony那一推,示意对方再来点儿。


————


Tony看Clint喝了很多,非常多。


所以这就造成了他第一次根据JARVIS临时从网上找出的攻略照顾一个醉汉的神奇经历。说真的,他现在特别佩服每次把他从酗酒状况中弄出来的Pepper。


而就在他手忙脚乱恨不得把盔甲都用上的时候,他的JARVIS,那个吃里扒外的小混蛋,还老在他大声抱怨时插嘴呛他的话。
“嘿,J,平心而论我得说Clint这人简直重的像头象,不过他也实在是太安静了吧,好像跟攻略不大一样,大家醉了以后都是这样的?搞得我之前还期待能弄点威胁神盾特工的黑历史视频呢。”


“sir,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您,大部分人喝醉以后并不像Barton先生这样安静,而且您就是那些大部分人中的翘楚。”


“哦,J,别这样,你这样说daddy会很伤心的。”


最后Tony总算是把那个他邀请进来的危险人物,醉醺醺的刺客,弓箭手或者说特工,弄干净妥当放到床上。


他意外至极地发现自己就这样顺畅自然地感觉到了久违的睡意,就像曾经扎进工作中好几天,终于攻克了一个技术难题后那种,从心底洋溢蔓延的、能让他整个人放松而舒缓的疲倦和满足。


于是我们的大发明家,Stark先生,显而易见地无视了他在马里布的豪宅里头还有数量多到可以让他每天换一间一个月不重样的客房,直接往我们睡着时分外安静,只占床的一小块地方的弓箭手身边一躺,就这样陷进甜美的黑暗。



————tbc————

垂死病中惊坐起,发现自个还有坑
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我已经是条死鱼了大概orz
这个写得超级快,而且超级草,我错了
|・ω・`)
欢迎捉虫!
开车伤肾,剧情伤脑,身体被掏空┐=͟͟͞͞( ̄ー ̄)┌
原本这篇的大纲全是车,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开始剧情了……
啊,我我我我我,还是继续游戏吧(顶锅盖瞎跑)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