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阿晟

漫威/dc/ow/火影/ac,叫我阿晟就行。

低产杂食的老咸鱼,专业冷cp无所畏惧。

「铁鹰」East Of Eden 04



#



Clint睁开眼时的第一感觉是陌生,他像只刚睡醒的猫头鹰一样盯着面前的东西眨着眼睛,试图让搅成一团的脑浆重新运转起来。


我们壮硕的弓箭手正侧躺在床上,仅仅占了一块小得可怜的地方,而在他身边,却有个睡姿张牙舞爪、霸占大半张床把他的地盘侵略得只剩一小点儿的天才。


Clint直愣愣地看了好久Tony睡着时依然挺翘得要命的纤长睫毛,神志在房间里头绕了几个圈儿,才算是意识到他好像已经不在那个他待了好几个月的「单人隔间」里头。


而在那会儿绝对不符合Clint「曾神盾局最棒的特工」身份的长时间发愣以后,宿醉惯有的头痛才主动找上门来,让他脑袋里的某块地方一突一突地欢快跳动,脑浆像是一团软绵绵的面粉,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外力揉成奇异的形状。


弓箭手伸手捂着脑袋呻吟了声,感觉自己的嗓子因为昨晚灌下去的那些浓度比起他曾经常用于消遣的浅淡玩意要上了好几个档次的酒精还像被火烧过一样。


他换了个更舒服些的姿势躺着,百无聊赖地在JARVIS特意调暗到适宜睡眠的灯光里打量了一会儿Tony。


这算是Clint第一次瞧见这家伙睡着时的模样,烦人的阔佬在睡着时都不大安分。他能看到收留了他一宿的天才脸上挂着吓人的眼袋和黑眼圈,现在闭着眼却依旧抿着唇眉头紧皱。


他在床上躺了会儿还是决定起来,在不吵醒他身边躺着的另一个人的情况下(介于Clint之前的工作性质,这种从别人身边醒来的奇妙早晨实在少之又少)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跟随地上贴心地依次亮起的指示灯微光找到洗手间。


Clint在浴室里洗了个热乎极了的澡,舒展身体,于水流下把那些憋屈许久的关节拉得咔咔作响,顺带本着好奇的心理跟JARVIS扯了扯家常——轻松和温馨到让人难以想象,以至于他出来时觉得脑袋里先前仿若针扎的刺痛都减轻了许多。


然后我们一身水汽的弓箭手顶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拎着大概是昨天(或者今天凌晨,他记不清了)Tony给他换上的T恤——他之前可真没想到这阔佬竟然还会照顾人——想了想还是套回了身上。虽然他真的挺嫌弃这个在胸口印了个大大的钢铁侠头像,背后还有行醒目极了的大字「I LOVE IRONMAN」的玩意儿。


Clint套好衣服后转身离开房间,途中还试着回想了下昨天下午到今天发生的事,却越想头越疼,干脆不再继续。那些乱糟糟的记忆混成一块,大部分因为过量的酒精而显得模糊不清,看上去像是浴室里隔了满目水汽的镜子,照什么都不大真切。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那么醉过了,可能是在加入神盾后。我们以绝佳眼力和记忆力著称的特工鹰眼,仅仅能够记起有两个印着钢铁侠头像的马克杯,还有多到难以计量的酒精,咽下时像烈火烧过他的喉咙。


Clint原本打算去处理一下那些在他想象中自己可能造成的狼藉,却在到达客厅后发现这里的一切都一如既往井井有条,这就造成了他只能无聊地在客厅里瞎逛,无所事事。绕过吧台时Clint突然注意到了自己现在正咕咕直叫的肚子——这不能怪他,上帝知道他有多想念那些特供的小甜饼和甜甜圈——便往前面那个看起来像是厨房的地方走去。


一向不很富裕的Barton先生先是被那个远远出乎他意料的Stark级厨房的豪华程度吓了一跳,然后又不由得在打开冰箱看到空荡到几乎可怜的内里后感叹有钱人就是喜欢暴殄天物。他在冰箱里仅有的几样东西里头纠结了一下,还是按照他平时早餐的习惯拿了些鸡蛋和面包出来。


Clint正挥舞着锅铲煎鸡蛋的途中,Ton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昏沉着洗漱完毕,摸到了厨房里来,正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依在门框上,像是下两秒又会闭上眼睡死过去。


那该死的麻烦天才顶着头乱糟糟的头发半眯着眼睛看Clint在他家厨房忙活,含糊嘟囔着些几乎难以听懂的要求,类似什么他煎蛋一定要一面熟一面不熟不然他不吃之类。


Clint当然不会让Tony如愿,更何况他喜欢两面都熟。


————


这原本应该是个对他们两人来说都实在有些难得的温暖和谐的画面,但很显然,上帝永远是个强迫症,而这种情况就像是一套纯色牌中几张杂色牌,往往不会在上帝手里停留很久。


就像现在,Clint才把煎蛋和面包放在盘里,以一种浮夸的侍者姿态托着盘子,准备端到餐桌上顺带调侃几句Tony时,Pepper正好手上拎着个袋子风风火火地进了门。


啊哦,Tony想,毫无愧疚,他大概在疯之前又忘记叫JARVIS取消继续屏蔽Pepper的电话了。


小辣椒因为看到面前这个可能过多两百年都不会轻易出现在Tony身上的、诡异且其乐融融的景象停下了脚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停下后这栋豪宅里出现了那么几秒令人尴尬的寂静。


Tony转过头跟Clint交换了个眼神,借此避开那两束从Pepper眼里射出的,仿佛X射线一般几乎能把他洞穿的目光,脸上表情看起来着实心虚。(要Clint说,就只差没把那两个字写在脸上)


而Clint对那个眼神和现在的一切的感觉只有尴尬——说真的,他有种突然成为插进小情侣的日常拌嘴破事里的无敌闪亮两万瓦电灯泡的无奈感——换个方面想想,这两只爱情鸟还是那种无论哪个闹起来都能让Fury愁到长出头发的麻烦人物。


Pepper看着面前两个一副鸵鸟模样拒绝和她对视的、连动都不敢动,呼吸也尽量放轻的大男人,挑了挑眉。


出于礼貌,她先转向Clint,向还一手端着盘子没来得及放下的弓箭手伸出手,
“Barton先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是Pepper Potts ,你叫我Pepper就好,你可以先把盘子放到桌上。”


Clint只好把那只没拿着盘子的手快速在裤子上蹭两蹭抹干水珠,握住Pepper伸出的手晃了晃——不是说他对这位大名鼎鼎的女士有什么不敬或者不满,主要是现实条件限制,他总不能在端着盘子的情况下弄个什么吻手礼吧。


好在我们掌控全场气氛的Pepper小姐并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她转而看向Tony,表情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近,把她先前手里拿着的那袋东西塞进这个天才的手里。


Tony接住纸袋后先是缩了缩肩膀,然后立刻挺起腰,又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抱起手臂,微昂着头望向Pepper,仿佛准备好又一次跟他暴怒的小辣椒进行关于任何可以让他们争吵起来的话题的争吵。


但Pepper给了她面前这个总能用各种方法惹恼别人的天才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拥抱,开口时语气甚至有些难得的欣慰。这成功地让Tony一时间愣在原地,像根僵硬又不知所措的蠢木桩。
“Tony,我原本想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醉死饿死或者困死在你的盔甲堆里,毕竟我的电话你从来不接,不过现在看起来你挺好的,起码比我预料中的情况要好太多。看到你终于好些了,我真的很高兴,真的,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
她安抚性地摸了摸Tony的背,让钢铁侠在她怀里像只被顺毛的猫一样渐渐放松下来。


随后Pepper转身走到放好了盘子、正站在桌边局促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的弓箭手面前,朝人笑了笑,伸手将滑下的发丝撩回耳后,然后侧过头凑到对方耳边小声开口,话语里威胁意味十足,
“Barton先生,我不管你之前跟Tony有什么渊源,也不管在纽约之战里你做了什么,有没有叛变神盾。我对这些都不关心,也不会因此对你有任何偏见或给你贴上什么标签。我想说的是,Tony就是我的所有底线和判断标准,胜过道德,甚至甚于生命。如果你对他好,像现在我看到的这样,我当然十分赞成,但是——”


身形高挑的女士语气一转,突然变得十足冷冽,眼神像匕首一般锋锐,
“如果你敢伤害Tony,哪怕一根毫毛,无论你背后是谁,有什么势力,我敢向你保证,你会成为Stark企业永远的敌人,成为我永远的敌人。”


再往后,Pepper像刚刚说出那些要命威胁的人不是她一样,冲Clint快速眨了眨眼睛,又跟来时那样风风火火地走了,脚下仿佛踩着风,只留下一串响亮的高跟鞋发出的声响。


————


Tony在Pepper走后总算回过神来,他松了一口气,把Pepper递给他的装着甜甜圈的袋子放到餐桌上,从中摸出个甜甜圈递给还站着的弓箭手,然后招呼Clint坐下,冲他挤了挤眼睛,
“她真酷不是吗?”
语气活像是炫耀自己的孩子,还仰着头一副渴望得到赞扬的模样。


“的确。”Clint叉起一块煎蛋,望向Pepper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不知为何,Tony这个辣极了的女友总让他想到自己的老搭档,尤其是刚刚那种几乎如出一辙的威胁手法。


————


灾难般的早晨(只在Clint自己的定义里,对Tony来说那可是个极其难得的、他没有搞砸任何东西的早上)过后是一个平常到几乎称得上贫乏的一天,Clint在Tony屋里那个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的健身房刷新了少的可怜的训练记录,Tony又回到了他的工作室里敲敲打打,饭点都不出来冒个脑袋。


Clint只得拿着外卖送来的披萨在那万恶的工作室门口站了半天,甚至用上了他以前绝对会不屑一顾的「Tony,你再不出来我就得打电话给Potts小姐了」来威胁,才跟JARVIS一块说服了这个忙起来不管不顾的天才出来吃点什么。


但晚上有点不一样,或者说不止一点。因为刚Clint从浴室里冲完澡走出来,就发现某个要命的天才竟然抱了个枕头穿着睡袍躺在他床上。上帝,Clint应该说好在他在出来之前围了浴巾吗?


“Tony,你在搞什么?”


“嗯,如果要准确定义的话,作为主人的我想招待一下我的客人?”


“拜托,天才,这借口烂极了,我可没听说过哪种招待是这种形式的——认真的?躺在别人床上?还是我们的钢铁侠先生现在屈尊降贵极其「热心」地给他的客人提供陪睡服务?”


没想到Tony还一副会意的样子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露出个花花公子式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如果他的客人要求的话——Stark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Clint因此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抱歉,天才,我得说你的客人对此完全不感兴趣。”
我们只有一条浴巾的弓箭手决定采取效率明显要比拌嘴更高的行动,他大喇喇地走到床边,掀起被子一边作势要把Tony赶走。


Tony立马抱着枕头翻了个身,滚过去压住Clint还没掀开多少的被子,然后死皮赖脸地躺在那儿,拿他常常用于向Pepper提「不合理要求」的狗狗眼看向Clint。


Stark式狗狗眼又一次在不同的人身上证明了它无往不利。


再次施力拽了拽被子发现Tony丝毫没有挪位的觉悟的弓箭手放下被子双手抱胸,看着我们脸皮比城墙还厚的Stark先生,叹了口气,最终同意了天才从他装满乱七八糟的东西的脑袋里蹦出的无理理由。因为他看到面前这家伙该死的黑眼圈,顺带想起了他今早上意外安定的睡颜。
“好吧,Tony,你赢了——如果我们总能霸占各大报刊头条的钢铁侠Tony Stark一定要像个三岁小孩一样连自己睡觉都不敢的话,你daddy就勉为其难陪陪你吧——不过要是你还跟个小鼻涕虫一样喜欢在床单上画地图的话,一切免谈。”


谁规定了答应别人的要求一定要和蔼可亲谦逊有理?我们的弓箭手这样想,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回答点了个赞,权当扳回一城。


但Clint大概没有考虑到Tony脸皮的厚度。在他说完那些以后,Tony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挪到Clint边上伸手搂住对方包在浴巾里的腰,把脑袋靠在Clint的小腹上,头发蹭着弓箭手腹部线条流畅的肌肉。他像是没有感觉到Clint身体的僵硬一般,保持这个要命的姿势昂起头,仰视着Clint ,
“所以说,daddy能给他的乖男孩一个爱的亲亲吗?”


“……daddy的乖男孩不应该赖在这张床上,而应该待在他自己的房间好好睡觉。”
Clint感觉自己的眉毛不受控制地跳了跳,昭示绝对要坏的事情的那种。他沉默地站了会儿,还是伸手抓住Tony头上四处支棱的短发,把像个树袋熊抱紧树干的某人拉开。弓箭手瞪着他面前这个有着焦糖色的、几乎把人融化的眼睛的天才好一会而,最终妥协地低下头,凑过去用自己的唇轻轻地蹭了蹭天才的唇瓣。


Clint原本打算简单快速地结束这件从开头到往后都他妈的荒谬得要命的事,好让Tony麻溜地滚下他的床。(事后Clint总觉得他最开始会同意Tony的荒谬要求一定是因为他刚洗完澡脑子里可能进了不少水)


但在Clint的唇准备离开的时候,Tony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那个在他印象中并不强壮的阔佬用一种Clint完全并没有料到的力量拽住了他,成功地让弓箭手愣了好一会儿。然后Tony抓住对方这个短暂的愣神间隙,用传闻中纽约技术最好的唇舌叩开弓箭手的齿列,把Clint拉进一个比刚刚那玩笑性质的触碰要热烈得多的吻里。


——tbc——


早就写好了其实……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拖了一个月
说起来五月屁事极多,全是我的锅
托马斯回旋下跪道歉
悄悄咪咪蹭着五月的尾巴冒出来
咳咳今天天气真不错啊
很快就会更的我保证!
给各位姑娘比个大大的哈特(。・ω・。)ノ♡

评论(5)

热度(33)